返回番外3:心思歹毒  卦妃天下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帝王驾崩,一切事宜都必须先确立新帝,就连帝王下葬的仪式和流程,包括庙号和谥号,都是礼部拟订之后,呈给新帝确认,所以帝王驾崩的第一件事是确定新帝,由新帝给帝王主持葬礼。

    “摇姐姐……”喻清袭有了夜摇光的五行之气清理身体,很快就苏醒过来。

    夜摇光将她扶起来,坐在了她的身后,运着五行之气的手抵在她的后背:“素微,汉王也随士睿去了。”

    喻清袭瞳孔微缩,险些一股气提不上来,再次昏厥过去,幸好夜摇光早有准备,用五行之气给她支撑着。

    “素微,你现在八个月的身孕,你不能倒下,你必须振作起来,害士睿的凶手还没有寻到,他们出其不意害死了士睿,又趁乱对汉王下手,其野心早已经昭然若揭。”

    没有新帝,如何安葬先皇?国不可一日无君,这句话很快就会有念到他们的面前来。

    “摇姐姐,我们该怎么办?”喻清袭慌了,她乍然失去了萧士睿这个主心骨,又面临这样的局面,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“能拖一天算一天。”夜摇光目光冰冷,“阿湛会以最快的速度赶来。”

    调兵遣将对于温亭湛而言容易,可大军涌向帝都却难,夜摇光也不知道温亭湛要用什么样的办法来力挽狂澜,现在的局势对他们很不利。

    “怎么拖?”喻清袭拉着夜摇光的手,“不立新帝,谁来为陛下送葬?”

    “不葬!”夜摇光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“不葬?群臣能答应?”

    “由不得他们不答应。”

    “摇姐姐,你……”

    喻清袭终于发现了,发现夜摇光看似没有多少反应,但她很冷,那股子冷是由内到外,她的平静来源于一颗森寒的心。

    她这是准备要……大开杀戒。

    “摇姐姐,你不能这样,士睿他也绝不会允许你这样。”喻清袭从悲伤之中找回了一点理智,她抓紧夜摇光的手,“还有睿王殿下,那些遵循祖制的人,固然被人当棋子利用,可他们并没有错,他们也是无辜的人,也许其中还有一心为民为国的忠君之臣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喻清袭的目光蓦然变得惊恐:“摇姐姐,也许……也许他们就是要利用士睿的死来激怒你,再一步步把你逼到屠戮生灵,他们好站在正义的立场上,将你也……”

    好歹毒的心思,他们要对付的不仅仅是萧士睿,是萧家所有的血脉,一时间喻清袭担忧几个孩子起来:“竹桃,你快把几位公主叫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别担心,孩子们都在外面。”夜摇光可以笃定是元国师的人在背后捣鬼,那么公主对他们没有任何威胁,不过这话不好说出来让喻清袭心里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摇姐姐,我腹中是……”纵使夜摇光不说,喻清袭也想明白了,她的手搭上小腹。

    夜摇光轻轻点头,到了这个月份,到了夜摇光如今的修为,只需要探一探喻清袭的脉就能够根据阴阳判断出男女。

    泪水瞬间从喻清袭的眼里砸落:“我们……我们终于有儿子了……可惜他再也看不到了……”

    对于萧士睿,喻清袭这辈子都心怀感恩和仰慕,也许没有那么浓烈的爱和情深,但喻清袭却知道萧士睿对她的好,已经超过了她的爹娘。

    父母为了家族利益可以舍弃她,萧士睿从来没有为了利益舍弃她。

    自从汉王出生后,后宫再无人产子,她和萧士睿努力了这么久终于才怀上,她曾经忐忑会不会再生下一个女孩,萧士睿说无论男孩女孩都好。

    这些年萧士睿对他们三个女儿格外疼爱,耐心教导,比她幼时都要幸福千百倍。

    生在这个年代,有一个这样帝王夫君,她真的没有什么不知足了。

    夜摇光闭上眼,轻轻抱着喻清袭,沉痛的气息萦绕在她们两身上。

    几位公主是由单久辞带进来,喻清袭和夜摇光分开,单久辞进来之后先行了礼:“皇后娘娘,群臣要请汉王出面。”

    “汉王死了。”夜摇光不等喻清袭开口,先一步道。

    单久辞一点波动都没有:“王妃请示下。”

    “拖着他们,后宫交给贵妃和皇后,就说汉王重病无法起身,让礼部照常拟订章程,由皇后批示。”夜摇光冷静地吩咐。

    “这恐怕,不合规矩。”由古至今,从来没有过皇后为先帝批示帝王仗义。

    “规矩,属于强者。”夜摇光的目光投向外面,“你告诉他们,我会尽力救治汉王,他们若执意要折腾,汗王有个三长两短,他们就等同谋害君王,谁若是担待得起,只管来寻我。”

    “王妃要我们拖延几日?”单久辞微微垂首。

    “三日。”拖太久也不行,帝王驾崩本就是人心慌乱之际。

    “三日后,睿王殿下能归?”单久辞把最后的希望交托给了温亭湛。

    这样的局面,这样的情势,如今唯有温亭湛才能够挽回。

    他不行,岳书意不行,夜摇光同样不行。

    “能。”

    单久辞点了点头,就无声行礼退下。

    “摇姐姐,他们既然对汉王动了手,就必然知道汉王已经,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要看看,是谁对汉王动的手。”夜摇光垂下眼帘,“你现下可还好?”

    “摇姐姐,我没事,你要去哪儿?”喻清袭不想夜摇光离开自己的视线,她害怕有人动她腹中的骨肉。

    喻清袭是皇后,不能失踪,夜摇光也看出了她的惶恐不安,她不是怕死,而是想要护好她和萧士睿腹中那一点血脉,为了稳住大局,给温亭湛争取时间,她没有办法把喻清袭藏在空间里,好多事情尚玉嫣一个人做不了。

    “我要去调查士睿的死因。”从褚家人下手。

    “摇姐姐,别去,我们等睿王殿下来可好?我总觉得他们在等着你送上门,我们先留在这里,你别着急,士睿不会冤死,等到水落石出,定要将之碎尸万段。”喻清袭不放手。

    她感觉得到夜摇光看似平静,其实一点理性都没有,这个时候太容易中了圈套。

    


    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document.writeln('